数码

坏蛋怎样炼成的1

发布日期:2022-04-13 21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东河口南部山区,山势连绵,总体呈东西走向,一道山梁一道沟谷,每道沟谷一定有一条小河,或自东向西流动,或自西向东潺潺。山不太高,平均在海拔200-300米左右,但林很密。燕山林场自东向西横跨整个地区,松林郁郁,藤蔓攀结,杂树生花,很是吸引人进入一探究竟。

  我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关注这一地区,对于它山梁沟谷交替很感兴趣。我先后自北向南穿越过天龙山、二天门,自南向北两次穿越燕山寨,但都没有真正领略它一道山梁一道沟壑的神韵。

  11月27日,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。我从鸡鸣岭湾开始沿丰乐河谷狭窄的谷底经燕山寨北缘穿过,一路蜿蜒向东,后又沿二天门林场南缘前进,直至燕山林场总部。燕山林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营单位。我在那个被高高铁护栏围起来的家属区里,看到房屋全部用山石垒成,高大坚固、古朴浑厚。现在已经很少住人了,但那几座高高的碉堡似的瞭望台,仍然让人油然崇拜。现在的林场总部就是一座矮矮的大院子。

  从林场开始,我就一直沿山脊一路向西。山脊上没有路,一段或有些路影一段已完全湮没。没有轨迹,完全依靠天地星矢量和山势走出来。荆棘密布,很是烦恼。林场到蓑衣岭我横切了两次找路,这里的林高树密,一片绿一片黄又一片红,煞是好看。

  从蓑衣岭到花家岭是机耕路,风景优美,我很是享受。从东冲村开始,我开始穿越苦家岭。这里已经全部为杂树了,火红的、金黄的、银白的……真是非常养眼!茅草丛生,有我的身高1米8那么高,穿行在或杂树、或藁茅的山路上,心情愉悦。从东河冲到西河冲,一路走一路美。但西河冲后,当我去穿越西河冲到庵庙冲时,麻烦来了。

  原来我是沿天地星矢量指路,但在这里,矢量完全没有作用了,我为了沿矢量前进,不停的横切,上切下切左切右切,非常烦恼。山上的动物非常多,野兔、山鸡都很肥大,呼啦一下跑走了,吓我一跳。我不由的想起在翻越蓑衣岭时老农吓唬我的话:“可不要碰到野猪了哦!”就这样有些不停的频繁的上下。最后在离庵庙冲大路仅200米远的地方,发现还要翻一道梁,就厌倦了。最后在山脊上找到一条电野猪的铁丝,顺着铁丝从另一面回到了西河冲。顺大路回到了东河口,没有按计划经庵庙冲出牌楼村。

  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如果这时你来我的家乡,准能吃上一盘美味的竹笋炒肉丝 秋天,树叶飘飘荡荡地落下来,如果这时你到我的家乡来,准能吃到又红又甜的桃子、又香又脆的枣、又绿又甜的梨,还可以看到金灿灿的稻子

  东河口南部山区,山势连绵,总体呈东西走向,一道山梁一道沟谷,每道沟谷一定有一条小河,或自东向西流动,或自西向东潺潺。山不太高,平均在海拔200-300米左右,但林很密。燕山林场自东向西横跨整个地区,松林郁郁,藤蔓攀结,杂树生花,很是吸引人进入一探究竟。

  我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关注这一地区,对于它山梁沟谷交替很感兴趣。我先后自北向南穿越过天龙山、二天门,自南向北两次穿越燕山寨,但都没有真正领略它一道山梁一道沟壑的神韵。

  11月27日,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。我从鸡鸣岭湾开始沿丰乐河谷狭窄的谷底经燕山寨北缘穿过,一路蜿蜒向东,后又沿二天门林场南缘前进,直至燕山林场总部。燕山林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营单位。我在那个被高高铁护栏围起来的家属区里,看到房屋全部用山石垒成,高大坚固、古朴浑厚。现在已经很少住人了,但那几座高高的碉堡似的瞭望台,仍然让人油然崇拜。现在的林场总部就是一座矮矮的大院子。

  从林场开始,我就一直沿山脊一路向西。山脊上没有路,一段或有些路影一段已完全湮没。没有轨迹,完全依靠天地星矢量和山势走出来。荆棘密布,很是烦恼。林场到蓑衣岭我横切了两次找路,这里的林高树密,一片绿一片黄又一片红,煞是好看。

  从蓑衣岭到花家岭是机耕路,风景优美,我很是享受。从东冲村开始,我开始穿越苦家岭。这里已经全部为杂树了,火红的、金黄的、银白的……真是非常养眼!茅草丛生,有我的身高1米8那么高,穿行在或杂树、或藁茅的山路上,心情愉悦。从东河冲到西河冲,一路走一路美。但西河冲后,当我去穿越西河冲到庵庙冲时,麻烦来了。

  原来我是沿天地星矢量指路,但在这里,矢量完全没有作用了,我为了沿矢量前进,不停的横切,上切下切左切右切,非常烦恼。山上的动物非常多,野兔、山鸡都很肥大,呼啦一下跑走了,吓我一跳。我不由的想起在翻越蓑衣岭时老农吓唬我的话:“可不要碰到野猪了哦!”就这样有些不停的频繁的上下。最后在离庵庙冲大路仅200米远的地方,发现还要翻一道梁,就厌倦了。最后在山脊上找到一条电野猪的铁丝,顺着铁丝从另一面回到了西河冲。顺大路回到了东河口,没有按计划经庵庙冲出牌楼村。

  东河口南部山区,山势连绵,总体呈东西走向,一道山梁一道沟谷,每道沟谷一定有一条小河,或自东向西流动,或自西向东潺潺。山不太高,平均在海拔200-300米左右,但林很密。燕山林场自东向西横跨整个地区,松林郁郁,藤蔓攀结,杂树生花,很是吸引人进入一探究竟。

  我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关注这一地区,对于它山梁沟谷交替很感兴趣。我先后自北向南穿越过天龙山、二天门,自南向北两次穿越燕山寨,但都没有真正领略它一道山梁一道沟壑的神韵。

  11月27日,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。我从鸡鸣岭湾开始沿丰乐河谷狭窄的谷底经燕山寨北缘穿过,一路蜿蜒向东,后又沿二天门林场南缘前进,直至燕山林场总部。燕山林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营单位。我在那个被高高铁护栏围起来的家属区里,看到房屋全部用山石垒成,高大坚固、古朴浑厚。现在已经很少住人了,但那几座高高的碉堡似的瞭望台,仍然让人油然崇拜。现在的林场总部就是一座矮矮的大院子。

  从林场开始,我就一直沿山脊一路向西。山脊上没有路,一段或有些路影一段已完全湮没。没有轨迹,完全依靠天地星矢量和山势走出来。荆棘密布,很是烦恼。林场到蓑衣岭我横切了两次找路,这里的林高树密,一片绿一片黄又一片红,煞是好看。

  从蓑衣岭到花家岭是机耕路,风景优美,我很是享受。从东冲村开始,我开始穿越苦家岭。这里已经全部为杂树了,火红的、金黄的、银白的……真是非常养眼!茅草丛生,有我的身高1米8那么高,穿行在或杂树、或藁茅的山路上,心情愉悦。从东河冲到西河冲,一路走一路美。但西河冲后,当我去穿越西河冲到庵庙冲时,麻烦来了。

  原来我是沿天地星矢量指路,但在这里,矢量完全没有作用了,我为了沿矢量前进,不停的横切,上切下切左切右切,非常烦恼。山上的动物非常多,野兔、山鸡都很肥大,呼啦一下跑走了,吓我一跳。我不由的想起在翻越蓑衣岭时老农吓唬我的话:“可不要碰到野猪了哦!”就这样有些不停的频繁的上下。最后在离庵庙冲大路仅200米远的地方,发现还要翻一道梁,就厌倦了。最后在山脊上找到一条电野猪的铁丝,顺着铁丝从另一面回到了西河冲。顺大路回到了东河口,没有按计划经庵庙冲出牌楼村。

Power by DedeCms